金州文摘——這僅100字的家訓 讓家族興旺800年

范仲淹先生從小就有救人救世的大志,一生積功累德,不疲不厭。 范仲淹死後,他的子子孫孫代代相傳,到民國初年,八百年不衰。 印光大師說:中國八百年不衰的福報只有三個人修得。第一是孔夫子,第二就是范先生。讓范家興盛八百年的奧秘就藏在下面的《家訓百字銘》中。 孝道當竭力,忠勇表丹誠;兄弟互相助,慈悲無過境。 無論是孝道也好,丹誠也罷。都是慈悲的體現,慈悲是沒有度量,沒有盡頭的。 …

Read More

金州文摘——在美國駐了4年多後回到中國 我變“傻”了*

前天早上,和同事在食堂吃早餐時,聊到從國外常駐回來的同事為什麼都“怪怪的”。這裡的“怪怪的”是客氣的說法,直接點兒,可以理解為“傻傻的”“遲鈍的”“過於冷漠或過分熱情的”,總之,讓人感到不舒服——思想交流上對不上路數,語言表達上對不上點兒,人與人的距離感上非近即遠丶飄忽不定。其實,這正是所謂“脫傻期”的表現。 首先,說說什麼是“脫傻期”。 在國外工作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人,回國後往往因為不熟悉國內變化,無法跟上國內的節奏,一段時間內表現出不適應,時常給人以傻乎乎的印象。這種印象往往會持續一段時間,這段時期常被歸國回來的人自嘲為“脫傻期”。 至於“脫傻期”有多久,一般說來,大約三個月到半年。具體則因人而異。據我(不一定全面和準確的)觀察,“脫傻”的難度與下列因素有關係:在國外待的時間越長丶年齡越大丶駐外期間環境越複雜,回國後“脫傻”的難度越大,需要的“脫傻期”也越長。 下面,再說說為什麼會有“脫傻期”。 …

Read More

美國生活——來美國後我膨脹了,止不住的那種!*

不胖個20斤就不算來美國,面對著漢堡丶炸雞和披薩這些熱量炸彈,再瘦的人都能吃成個胖子,而且有的時候真不是自己不想吃的健康,看到超市一袋菠菜就要三四塊,我覺得還是旁邊5塊錢能吃一天的炸雞比較實惠!貧窮使我肥胖,真的是沒錯了。不過,除去吃的食物熱量高,出門開車運動少,美國還有以下這幾種魔咒,讓你欲瘦不能。 1.飲食不規律! 沒錯,來美國之後很少按時吃完三頓飯!因為很多人的一天不是從早上開始的!在美.國上學有一個很令人感動的點就是,選課比較自由!早上起不來就選中午或下午的課!甚至有的人把課都安排在了傍晚!這樣的話,白天就可以賴床了!不給自己一個機會,你都不知道自己能多晚起。 經常是早上10點半了才艱難的從床上爬起來,啃著個蘋果就匆匆忙忙的往教室趕,三點多下課後找個subway胡亂塞個三明治午飯就打發了。然後奔向圖書館看閱讀材料,趕作業,準備PPT,中間去星巴克點一杯咖啡繼續戰鬥,等肚子咕咕叫的時候,就不自覺地奔向了旁邊的漢堡店,來一份熱量炸彈。不得不佩服美國人,在你餓的時候總能發現周圍就有一個快餐店。 飲食不規律讓人容易暴飲暴食,同時也不利於脾胃正常功能的運作,容易打亂整體的生物鐘時間,造成分泌紊亂,促使身體開始自主的囤積身體所需的熱量,長久累積下來,脂肪就會越來越多,人自然就圓了。 …

Read More

金州文摘——老西關街巷相罵

      兒時居於廣州西關,家居對面便是一條青石板條鋪地的窄巷,兩邊住戶各自把晾衣的竹竿,用丫叉頂起架在鐵勾上,讓濕漉漉的褲衩、褻衣與尿布,在行人頭上滴水。經常見到兩位女街坊為晾衣空間的佔據多少而爭吵,其聲也大,其調也高,其言也毒,其時也長 。一旦開罵,短則半句鐘,長可達一個多小時。至於相罵的內容,媽咪絕不肯讓我聽,那時也不明白,為什麼不可以聽。因為我總覺得,兩位街坊的聲浪,同白鵝潭上艇妹唱的鹹水歌大同小異,都那麼抑揚頓挫,那麼跌宕起落, 那麼穿雲裂帛,而且韻味十足。不是地道的廣州人,還真難有此一罵。       待馬齒徒增,也就听懂了兩位巳為人母長輩的罵。一般從「問候」對方的老母開始,以男性口吻先「侵犯」對方老母一次,被侵犯者自然要回敬,也以自己不具備的器官侵犯對方老母,但必須要加上「爛臭」二字,以示區別及加倍的侮辱。 …

Read More

金州文摘——祖國榮耀 我輩扛起

帝國黃昏 飛機已經起飛,舷窗外,落日餘暉中,莫斯科城漸漸遠去。 這次莫斯科出差,抽了一個晚上到紅場轉了轉。紅場在我們這代人的記憶中有著不一樣的意義,這裡曾經是世界的中心,而蘇聯也曾是這個星空下最強大的帝國。這次到俄羅斯出差,所觀所感,就如那個在紅場旁唱蘇聯老歌的老人一樣,落寞,淒涼。曾經的帝國衰弱如斯,只是在出租車小哥身上能夠感覺到戰鬥民族那種倔強、勇猛的氣質,從機場到酒店,被顛得七葷八素的。當年是因為蘇聯的強大,逼著中美放下爭議走到了一起。而今天,中俄開始抱團取暖,滄海桑田,世事難料。 再看看其他帝國。英國,人類歷史上曾經最大的日不落帝國,近期因為脫歐的問題面臨再次解體,可能會龜縮到一個島嶼上。而曾經的法蘭西帝國,積重難返,最近的黃馬甲運動更是雪上填霜,而巴黎圣母院毀於一場大火,是否有什麼天命在其中呢。 1976年毛週朱告別,唐山發生大地震,天命的事情誰能夠講的清楚。美國呢?從最近行為,以及特朗普跟前總統卡特的電話裡面透漏出對被中國超越的焦慮來看,隱隱看到如舷窗外那落日中帝國落寞、不甘的背影。 …

Read More

金州文摘——拋棄了文言文,哪來的詩和遠方?*

關於是否要廢除文言文的討論,在新文化運動中,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 當時的北大教授胡適是力主廢除古文,推行白話文的。 有學生提出了反對意見,因為他們認為古文比白話文精簡。 胡適卻舉了個例子,古文用四個字表達的“無能為力”,白話文三個字“辦不了”就表達了。 推廣更能夠被普通大眾接受和學習的語言形式,確實是新文化運動那個時代的必須,但是胡適先生所舉的這個例子,其實並不正確。 …

Read More

金州文摘——幸運被抽中 我在美國西雅圖經營大麻店 附:特警出動武裝部隊包圍7所大麻屋

2014年5月,華盛頓州菸酒管理處對大麻執照進行抽籤,我是大西雅圖地區幸運的47個被抽中的商人之一! 2019年西雅圖的二月還在飄雪,我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寫著Java程序。手機突然滴了一聲。扭頭一看,原來是監控程序發來一個通知,有移動物體靠近我大麻店的後門。 實時監控顯示,一輛運鈔車正在徐徐的倒入小巷,車剛停穩,就有三個荷槍實彈,全身武裝的人跳出來。後門隨即打開,我的店長Bob放了三袋現金在門口,武裝人員直接拿了就丟在車上揚長而去,Bob關上後門後,扭頭向攝像頭翹了一下大拇指,他知道我在看。接著我看了看表,是下午3點57分。 運鈔車每一個禮拜三下午都會來:因為大麻店的收入都是現金,而且聯邦層面上不合法,所以我沒有辦法把收入存在就近的大銀行里,只有20英里外的一個小本地銀行願意接這個業務,我就每一個月1000美金僱傭了專業團隊每週三把錢從我的大麻店運往銀行。 袋子裡是一堆20美金的紙幣,每天我的大麻店會有500到800單的生意。來的人大部分都是買八分之一盎司,三四十美金左右的大麻。 …

Read More

金州文摘——矽谷怪象:錢多 但信心降到十年最低

2月份的矽谷陰雨綿綿,我跟往常一樣開車前往紅木城,參加StartupGrind的創業活動。這場活動幾乎匯聚了矽谷的活躍投資人與獨角獸。從去年矽谷公司頻繁遭遇隱私丶銷量丶政治發難後,這裡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 當到達市中心時,街道已經被圍起來了。因為這場規模盛大的創業活動,市中心再次封路了。隨後,我開始了漫長的“搶車位”遊戲。與預計情況不同,我在市中心最大的三個停車場溜達著,車輛只進不出,最後不得不去市中心外找到一個車位,此時時間已經過去了45分鐘。 此刻的景像我想起了那些1999年科技股巔峰親歷者的故事——101高速公路大堵車,中午吃飯處處要等位,出門很難找到停車位。在聊過一些在這裡生活了20年以上的創業者之後,發現那些最複雜的經濟規律往往藏在最簡單的生活現像中:人流與車流。活動方統計,這場活動一共來了8000人。 當我真正到達會場時,情況比我想像中還要好。兩層樓的劇院坐滿了人,很多人找不到座位不得不擠在劇院門口。劇院隔壁的電影院有四間放映廳也被拿來做分會場。在會場一旁的街道中心,創業公司們的帳篷堆滿了街道,這些公司來自於世界各地:西雅圖丶洛杉磯丶紐約,倫敦,還有些來自於格魯吉亞丶非洲。 很多公司喜歡把採訪安排在會議上,在矽谷做科技記者,總是免不了去這裡的主流活動。舉辦這些活動的人,他們往往擁有著比媒體還快的嗅覺。在2017年,我的郵箱裡幾乎填滿了各種AI的會與自動駕駛相關的活動邀請;這些主題很快在2018年變成了區塊鏈。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