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州文摘——過年 簡簡單單就好

一年一度的農曆新年,又過去了。在媒體上常見討論,今年的年味到底比往年是濃了還是淡了?有人說,中國人的所謂“年味”,不過是追求一種儀式感,刻意令某一天與別的日子有所不同,某一時刻與別的時刻不同。 的確如此,人類是群居動物,必要的儀式感,有助維繫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但我總覺得,中國人對儀式感的需求,較其他歐美髮達國家的民族要強烈得多。 過年了,燒鞭炮,吃團年飯,包餃子,給壓歲錢,互相拜年,作揖打躬,迎接財神,恭喜發財,無一不是出於儀式的需要。似乎別人都這樣做了,你不這樣做,就有危險。 這世界不可能天天都是春節,不可能天天都像大年初一那麼美滿,在遙遠的他方,還有著許多我們以為了解,其實一無所知的苦難正在發生。正因為如此,我更迫切地渴望看到人們開心的笑臉,渴望聽見每個人都說恭喜發財,不停地說,說完又說,彷彿那是一種對疲憊心靈的治療,有祛風散寒,清熱解毒的功效。 新年自有新氣象。在我們的周圍,每天都有新樓盤落成,有新商店開張,新一季時裝又上架了,手機又換新款了,公司又來了新同事了;去年春節也許你還在度蜜月,但今年春節已經有一個新生命誕生了;2016年我從廣州飛多倫多,還要在上海轉機,去年已經可以直飛了,今年春節再來時,多倫多機場的入關申報已實現電子化了,真是一年一變樣。我們的年齡、心境、際遇,對世界的觀感,又經歷了365次的刷新。 …

Read More

金州文摘——廣州人:我有我性格*

在論廣州的人性格之前,不妨先從兩個歷史的細節,作切面的初淺思考。 生緣斷處伸驢腳 驢腳伸時佛手開 其一,嶺南佛教傳播從牟子開始,至南天竺高僧菩提達摩一葦渡海,到廣州傳播禪學,是為禪宗初祖,傳至惠能而彰顯於天下。惠能目不識丁,主張即心即佛,不立文字,當下一念,見性成佛,“生緣斷處伸驢腳,驢腳伸時佛手開”。孟子說“人皆可以為堯舜”,陸象山說“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王陽明說“個個人心有仲尼”,文異而義同。所謂聖人滿街走,是東方文化的精義所在。 惠能這套理論,在北方受到抑制,佛教史上有“南頓北漸”之爭。北宗認為人的佛性為客塵所覆,必須透過時時修習,拂塵除垢,才能成佛。這種修習過程,繁瑣冗長,許多人窮盡一生,可能連門檻尚未摸到。而以惠能為代表的南宗,帶有很濃的草根色彩,修持方法通俗易行,重在頓悟,阿貓阿狗皆可成佛,無須理會那些繁瑣的義學。這種北繁南簡的現象,從文化上觀察,別有深長意味。北方講究繁禮多儀,循序漸進,有時儀式比結果更重要;而南方則喜歡避繁就簡,舍名求實,只重效果而不在乎虛文縟節。 …

Read More

歷史掌故——盤點美伊70年愛恨情仇

美國3日對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發動無人戰機空襲,擊殺伊朗“重要人物”、“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為此伊朗矢言嚴厲報復。以下為美伊近70年來的愛恨情仇回顧。 1953年 伊朗政變 1953年8月19日,美國中央情報局參與的伊朗政變,推翻了摩薩台政權。摩薩台是伊朗巴列維王朝時期首相,1951年4月當選,執政期間推動伊朗石油業國有化,觸及西方國家利益。 1979年 …

Read More

神州內望——捐卵還貸 女大學生15分鐘不知取了多少個卵子*

戴上眼罩進門,做完手術又戴著眼罩離開,曉雯(化名)至今都不知道在長沙哪個別墅捐的卵。只記得躺在手術台上,冰涼的鋼針,手臂般長,刺穿陰道、卵巢。先是像平常打針那樣刺痛一下,之後是墜脹疼,不知被取走多少個卵子,疼得汗浸透了衣背。 一時衝動消費帶來身體永久的傷痛。然而,這種代價並沒讓曉雯還清欠下的5萬多元貸款。今年6月從長沙一所高校畢業的她,臨畢業前被迫打了裸條,至今仍欠著網貸。 為還貸承受捐卵之痛的女大學生,曉雯不是個例。也想通過捐卵還貸的趙萌(化名)曾在捐卵機構見過不少同齡女孩。捐卵機構負責人告訴她,“大部分女生都是欠了貸款才來做的。” 15分鐘,不知道取了多少個卵子 手術進行了半麻,“麻藥從肛門塞進去,我當時還找醫生多要了兩顆栓劑(麻醉用)。”曉雯記得,取卵過程很短,不到15分鐘,“疼”。 …

Read More

金州文摘——心在情婦那

文/子衡 今年秋天,我一個人去山東旅遊,網友阿四先生是一個飽學之士,他見我一個人孤孤單單,怪可憐的,便叫了一個美女相陪。如此,我和美女便興致勃勃地跟著這位飽學之士到處遊玩。一日,我們三個在濟南看到一個高大巍峨的建築,我抬頭一看,凝視著建築上的字,我說這書法真不錯,並大聲念道:“心在情婦那”。美女趕緊說:“你呀,真沒文化,人家明明寫的是‘山東情婦館’,你卻在惦記著心在情婦那,我們山東貪官的情婦都關在這裡呢。” 飽學網友阿四先生看了看我們兩個,搖了搖頭,說:“山東博物館躺著也中槍,一幅好好的題字,書法其實也不錯,卻被你們如此曲意解讀,真是無語啊” 。我說:“啊,這是山東博物館嗎?像博物館這樣的題字應該端莊大氣些,不宜太隨意吧”。阿四先生說:“這幅題字很隨便嗎?這是1959年2月,郭沫若先生曾到山東省博物館參觀並贈送一幅書法作品,作品落款中有“山東博物館”五個字。1992年10月,山東博物館千佛山北麓博物館主體建築落成,開始使用“郭體”書法為館名,並沿用至今。郭沫若是我國現代著名的文學家、詩人、劇作家、考古學家、思想家、古文字學家、歷史學家、書法家,學者和著名的革命家、社會活動家,蜚聲海內外,是近代中國文化的標誌。你們知道不知道?”我和美女一齊搖頭:“不知道”可我左看右看,越看越像“心在情婦那”。阿四先生不禁長嘆一聲:孺子不可教也! 後來回賓館,我用電腦百度了一下:題字者確實為郭沫若先生。郭沫若的書法藝術,在現代書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他以“回鋒轉向,逆入平出”為學書執筆8字要訣。其書體既重師承,又多創新,展現了大膽的創造精神和鮮活的時代特色,被世人譽為“郭體”。郭沫若以行草見長,筆力爽勁灑脫,運轉變通,韻味無窮;其為山東博物館的題詞,尤見功力,氣貫筆端,形神兼備。 …

Read More

鬼神傳說——杯渡和尚坐木杯 敲木魚 一飛飛到廣東來*

        嶺南人似乎特別喜歡拜鬼神,神靈的名目也特別多。古人說:“粵人佞神,婦女特甚,所有橋樑江岸、片瓦拳石,無不指為靈驗而神明事之。”南宋進士王像之在《輿地紀勝》中說,嶺南“士人遇疾,唯祭鬼以祈福”。 《宋史》也說:西南夷“病疾無醫藥,但擊銅鼓、銅鈔鑼以祀神”。明儒黃瑜在《雙槐歲抄》中則說:“南人凡病,皆謂之瘴。率不服藥,唯事祭鬼。”        這類記述,在古書中盈帙滿笥,多不勝數。甚至有時連一棵被雷劈掉半邊的榕樹、一口會冒煙的老井,甚至一塊形狀奇特的石頭,也會當作神靈來朝拜。有一首竹枝詞諷刺:“粵人好鬼信非常,拜廟求神日日忙。大樹土堆與頑石,也教消受一枝香。”但作為中國本土宗教的道教,最初傳到寶安時,便受到出奇的冷遇。        道教始於東漢,迨至兩晉時期,在嶺南已十分興盛,從廣州府到各個郡城,玄衣黃裳、祫幘袴褶的道士,多如過江之鯽,大搖大擺,進出公門,甚至躋身仕途,一邊煉丹,一邊做官。南海太守鮑靚就是一位道士,據說公餘常騎著一雙鞋子,在廣州與羅浮山之間飛來飛去。他的女兒鮑姑也是一位會飛的道姑。官私史籍(如《晉書》《神仙傳》《南康記》《南越志》《冥祥記》等)裡,會飛的道士很多,卻未聽說有谁愿意飛去寶安的。 …

Read More

金州文摘——論紅色

(美加廣州同學會)戴維/文                          中國人對什麼都可能爭論一番,但有一樣東西似乎可以破這個例。如果讓中國人從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裡面挑選其中一種代表中國,我想”紅色”不會引起多少爭議。愛紅是中國人的一大共性,不論是古人還是今人,北方人還是南方人,政敵還是盟友。也不論是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對它都情同一致,恆古未變。          …

Read More

歷史掌故——廣州北京路與反抗帝制第一戰

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孫中山上書李鴻章,提出各種救國政見,但沒有得到李鴻章的回應。孫中山失望之餘,從此走上了以革命推翻大清王朝的道路。他在檀香山創建生平第一個革命組織——興中會,以“驅逐韃虜,恢復中國,創立合眾政府”為宗旨。 由孫中山起草的《興中會章程》稱:“中國積弱,非一日矣!上則因循苟且,粉飾虛張;下則蒙昧無知,鮮能遠慮。近之辱國喪師,剪藩壓境。堂堂華夏不齒於鄰邦;文物冠裳被輕於異族。有誌之士,能無撫膺!夫以四百兆蒼生之數,數万里土地之饒,固可發奮為雄,無敵於天下;乃以庸奴誤國,塗[荼]毒蒼生,一蹶不興,如斯之極。方今強鄰環列,虎視鷹瞵,久垂涎於中華五金之富、物產之饒。蠶食鯨吞,已效尤於接踵;瓜分豆剖,實堪慮於目前。有心人不禁大聲疾呼,亟拯斯民於水火,切扶大廈之將傾。用特集會眾以中興,協賢豪而共濟,抒此時艱,奠我中夏!” 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春天,孫中山與同志陳少白、陸皓東、鄭士良等人,在香港成立興中會總部,對外稱乾亨行。興中會動員了三合會、三點會、添弟會、天地會等綠林會眾,並策反了廣州水師營、巡防營的一部分士兵官佐,準備趁重陽節(10月26日)之機發難,攻陷兩廣總督衙門和巡撫衙門,成立臨時政府。陸皓東設計了一面青天白日旗,作為起義旗幟。這是由興中會領導的第一次起義,史稱“乙未廣州起義”。 10月,孫中山偕陸皓東、鄭士良、陳少白、鄧蔭南等人到廣州建立興中會分會。會址在雙門底王家巷王氏書舍(又稱王家祠、雲崗別墅,今北京路青年文化宮地),對外掛出“農學會”招牌作掩護。由孫中山的好友、道濟會堂長老區鳳墀(興中會員)代起草《擬創立農學會書》,刊登於廣州中西日報,以“研討農桑新法”為名,發展會員至數百人。潘寶璜、潘寶琳、劉學詢等廣東著名官紳,均在《剏立農學會徵求同志書》上署名贊助。 廣州志士加入興中會頗為踴躍,有程奎光、程璧光、朱淇、程懷、梁榮、蘇復初等數百人。孫中山以王氏書舍為總機關,另在雙門底聖教書樓、東門外咸蝦欄張公館等處設分支機關數十處,以容納往來同志和貯藏秘密文件。 …

Read More

歷史掌故——四十五年前的“豬事”

今年這“豬年”眼看過了大半,豬年看豬事,不由得佩服老祖宗的洞察判斷力。原來哪個生肖的年份,屬於這年份的圖騰因上天庭當值,會缺席庇佑天下萬民,搞出許多“濕熱屎”,這不,今年豬事真大茶煲。 豬這種動物和名著中“豬八戒”這角色,真的乏善可陳。又醜又饞又懶又賤又下作,除了殺來吃一頓,屁用都無。與牛相比,天淵之別。牛奉獻很多正能量幫助人類,得到“牛耕田馬食穀”的好評,做到變老牛,皮骨肉再盡數奉獻,多麼偉大!而無顏值無品的又髒又蠢又懶的豬,只會出品如山的臭糞,吃相難睇,睡相低端,終極被殺。偏偏今年還發瘟來害萬民,發瘟也罷了,還要發非洲豬瘟,發個瘟都崇洋媚外?不能發得愛國些?蠢豬殺貨,你好嘢! 回想四十五年前,被豬累到雞毛鴨血的往事。一個回鄉知青加一個下鄉知青組成的一頭家,十足是大江大海中一隻漏艇,能力經驗資源空白,廣府俗語形容的“伯父老婆——百無。農民負有為城鎮居民提供的肉魚糧不可推卸的義務,每戶每年必須養一頭不少於120斤的肉豬交任務。收購價每斤4角錢,而公營食雜再給城鎮居民發肉票,每人每月一斤至一斤半,憑票購買,每斤售1元。每戶每年上繳雞2至4只,每隻2斤半以上。那年頭農民交任務的豬和雞,均要倒貼錢,豬起碼蝕幾十元錢,雞至少蝕5元一隻。真真是“乞兒兜搶冷飯”。農民家中若人強馬壯,種了許多蕃薯藤和椰菜豬乸菜,把豬撐飽又均衡食材,一年養到140斤以上是無問題,豬的胃口尤如“穿底籮”,一隻豬毎天吃青飼料幾廿斤,拾斤米煲粥拌5斤糠,它會10分鐘吃光。當年毎個月可買配給糠40斤,其餘不足部分,要買議價糠,加上農民糧中稻穀,每百斤稻穀碾米後有糠約28斤。吃貨以山都食崩的速度,讓農民驚恐沮喪。若交不上豬雞任務,國家授權生產隊扣農民的口糧和工分,拳拳到肉,無得求饒,你死也要死出來交任務。 當年接到任務,百上加斤之下,克服徬徨和驚青,咬緊牙關頂硬上。首先要建個豬祿「豬圈」。回鄉知青自知無能力買磚水坭石灰杉仔建個正規豬祿,於是挺而走險去簕竹基砍滿身尖刺的野竹,搭個架子,撿拾斷磚蠔殼碎木板塊,砌起不足一米高圍欄,圈地3平方米,一個濫竽充數的豬祿算建了,儘管手腳參得血淋淋,總算拉開養豬的序幕。接下來要買豬苗,當年只要成份不是黑七類,用買豬苗和看病為理由,可以在信用社貸到不多於30元的無息貸款。買一隻十幾斤重的豬苗約廿元,但人人都會盡貸30元。 豬苗買回家,等於一個“大耳窿”長駐在你家。回鄉知青全部業餘時間用於找青飼料來填豬胃無底洞,買下欄倉厎米,買議價煤,踩單車去十幾公里找水浮蓮水葫蘆,親戚們也幫忙找糧票糠票和煤票。長到廿多斤。獲得個常識,這殺貨要閹割了才能迅速長大成百多斤的肉豬。請獸醫來把它手術後,竟然死於破傷風,之前的付出全部白費了,慘!屋漏偏逢連夜雨。再養,趕任務的壓力更大了。急忙再貸款買另一隻豬苗,咬緊牙關買只又大又壯的,請個閹豬聖手好獸醫來施手術,才僥倖過骨,天可憐見,順利地天天長大。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