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悬案——新泽西40年前冷血悬案告破 “无名公主”身份被确认*

金州资讯报道,新泽西州检方周五宣布,一桩40年前悬案的受害者身份已被确定,此案嫌疑人已被起诉。

沃伦郡检察官办公室周五表示,1982年7月一宗凶杀案的受害者“无名公主”(Princess Doe)已被确认为来自长岛的17岁少女奥兰尼克(Dawn Olanick)。

他们还宣布,68岁的金劳(Arthur Kinlaw)现在被控谋杀。

检方称,金劳曾试图引诱奥兰尼克卖淫,并在她拒绝后将她残忍杀害。金劳已因两项一级谋杀罪被定罪,现在在沙利文郡监狱完成20年至无期的刑期。

奥兰尼克的尸体于1982年7月15日在新泽西和宾州边境附近的一处公墓后被发现。检方称,奥兰尼克当时被打得面目全非,她被发现时死亡不到一周,据信年龄在15到20岁之间。

据美国国家失踪与被剥削儿童中心称,奥兰尼克穿着鲜明的衣服,右手的指甲涂成了红色,而左手没有涂指甲油。

该地区的居民为她举行了葬礼,她被称为“无名公主”,这是寻找她身份的调查人员给她取的名字。

奥兰尼克的墓碑上写着:“无名公主,离家失踪,死在陌生人中间,会被所有人铭记”

2021年,无名公主的牙齿和睫毛被提交给鉴定机构Astrea Forensics,用于可能的DNA提取。该中心的法医主管施韦策尔(Carol Schweitzer)称,该中心能从被降解或没有任何价值的样本中提取DNA。

检方表示,奥兰尼克的身份最终在4月29日得到确认。

沃伦郡检察官法伊弗(James Pfeiffer)周五在与新泽西州警方以及其他执法和协助机构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40年来,执法部门没有放弃对无名公主的调查。”

检方透露,金劳在2005年的书面陈述中承认了杀害无名公主的事实。但检察官表示,确定受害者的身份对立案至关重要。

奥兰尼克的家属也出席了检方发布会。

两少女远足遇害 手机录下重要线索 嫌犯5年后落网

金州资讯报道,五年前,两名少女远足时遇害,震惊了印第安纳州北部的德尔菲(Delphi)社区。警方周一宣布,此案已逮捕一名嫌犯。

2017年2月13日,14岁的泽尔曼(Liberty German)和13岁的威廉姆斯(Abigail Williams)在徒步旅行时失踪,她们的尸体于第二天在废弃的铁路桥附近被发现,但案件一直未决。去年,提供破案线索的赏金飙升至30多万元。

周一,执法机构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50岁的德尔菲居民艾伦(Richard Allen)于上周被捕,被控两项谋杀罪。他是当地一家CVS药店的持证药剂师。

警方拒绝公布更多细节,表示此案仍在调查中。卡罗尔郡检察官麦克兰(Nicholas McLeland)称,调查人员正在开放举报热线,收集信息,不仅是关于艾伦的,“还有关于其他人的”。

麦克兰称,艾伦在最初的听证会上提出了无罪抗辩,目前被关押,不得保释。

据警方介绍,泽尔曼和威廉姆斯都是8年级学生,她们计划在冬季假期的最后一天远足,从废弃的铁路桥——莫农高桥(Monon High Bridge)出发,打算“四处走走”,那里靠近10英里长的公园步道——德尔菲历史步道。

女孩们原计划下午晚些时候返程,但在她们没有出现后,一名亲戚打电话报警,第二天,女孩们的尸体在桥附近的树林中被发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案线索被陆续公开,引发全美关注。警方从泽尔曼手机中提取了一段录音,可以听到一名男子命令女孩们:“下山。”手机上还录有一名男子的模糊影像。警方同时公布了一名嫌疑人的合成素描。

警方从未透露这些女孩是如何遇害的,但赞扬了泽尔曼的录音。印第安纳州警察局长斯洛克姆(Tony Slocum)在2017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毫无疑问,这名年轻女士是一位英雄,她有足够的头脑来激活手机上的视频系统,记录我们认为即将发生的犯罪行为。”

艾伦的审前听证会定于明年1月13日举行,审判定于明年3月20日。

纽约最著名罪案之一 地铁票亭里烧死人案“嫌犯”竟是屈打成招

金州资讯报道,1995年11月26日,纽约市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时年50岁的地铁职员Harry Kaufman在他工作的票亭了被投掷可燃液体点燃;Kaufman最终因严重的烧伤不治身亡。即便是在治安极其糟糕的20世纪90年代,该案也成为最臭名昭著的恶性案件之一。

图为案发后,工人拆解已经被烧焦的票亭。

不过,纽约检方周五指出,当年被定罪的3名嫌犯Vincent Ellerbe,James Irons以及Thomas Malik显然是被冤枉了。他们当日与律师一道,向法官申请撤销对这3人的定罪。Ellerbe已经于2020年获得假释; Irons和Malik目前还在服刑。Malik被捕时只有18岁。

检方周五指出,经过长年累月的漫长调查,他们发现当年定罪的决定性证据存在严重问题,几名被告的供述互相矛盾且与现场证据也不一致,目击者的指认也有问题。检方并承认,刑事检控系统犯下的错误,让这几名被告承受了伤害。

实际上,这三人中的两人一直声称,他们在本案中是被迫认罪的。

案发当晚,Kaufman在地铁A线位于布鲁克林的Kingston-Throop 站售票亭里值夜班。当时,袭击者首先试图对他进行抢劫,之后向他泼洒汽油,并且不顾他的苦苦哀求,用火柴将汽油点燃。最终,票亭爆炸,浑身是火的Kaufman跑了出来。但由于伤势过重,他于两周后去世。

当时这场袭击引发外界广泛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仅仅4天前上映的电影“Money Train”有一个类似的场景。时任参院多数党领袖、后来参选总统的多尔(Bob Dole)甚至在参院辩论中公开呼吁抵制这部电影。不过,警方在多年中对于这场谋杀是否是受到电影的启发说法不一。

图为遇害者Harry Kaufman的葬礼。

案发后,警方广泛搜捕嫌疑人,最终锁定了Irons。其后来给出的口供承认自己是放风者,并供出Malik 和 Ellerbe两人烧了售票亭。

但是,自被捕之初,Malik 和 Ellerbe就一直声称自己是被强迫认罪的, Malik并指控警探Louis Scarcella曾对他大吼,以及将他的头撞向储物柜。但后者作证时只承认了辱骂和拍桌子以吓到Malik,不承认曾殴打他。

布鲁克林检方的调查指出,Scarcella和他的搭档在审讯中给Irons喂了关于案发现场的重要细节,而在审判中,检方反过来主张,Irons的口供对细节描述很到位,所以一定是真的。但是,其中不乏明显的矛盾。比如Irons供称看到两名同伙跳上车逃走,但那辆车当时停在Irons所在位置几个街区以外的街角。

随着调查深入,警探 Scarcella的光环也逐渐退去。当年,在被犯罪笼罩的纽约市,他被塑造成警队一颗冉冉新星。但之后,他的办案手法引发越来越多质疑。2013年起,布鲁克林地检办公室开始重新审查他办过的数十起案子,其中十余起被推翻。Scarcella本人则否认有任何行为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