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州文摘——天下第一謊言:人生而平等*

“歧視”,在文明程度越高的地方,越是一個敏感的話題。窮鄉僻壤很少會有人關注這個問題,只有在歐洲發達國家,或者美國、加拿大,它才會成為重要問題。就像在中國,只有在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才會整天為誰歧視誰吵個不休。如果你經常聽到周圍的人抱怨受到歧視,恭喜你,已到了一個文明程度較高的地方了。

“人是分三六九等、高低貴賤的。”這話聽起來刺耳,但說出了一個無可否認的社會現實。

所謂“人生而平等”,卻從未見過誰是生而平等的,這口號本身建立在一個虛假的預設之上:它假設所有嬰兒都是送子觀音送來的,或者都是上帝的孩子,總之不是從某個住豪宅或住茅屋的母親生出來的。事實上,人一生下來就被迫從父母那兒繼承了家庭的社會地位了,哪有半點平等可言呢?

▲他們生而平等嗎?

這世界誰不受歧視?

記得若干年前,有個自以為躋身上海新貴的人,寫了篇《今天,我看見一個民工不穿鞋》的文章說:“這個民工,他竟然連世界上最窮的國家的土人都不如……觀念這麼落後!鄙視他。”遭到網民們鋪天蓋地的痛批;然後有一個以老牌貴族自居的人出現,諷刺這個新貴:“就憑你家能養得起遊艇?能養得起賽馬?”卻博得一片喝彩。我很奇怪,都是歧視,何以人們有不同的反應?老貴歧視新貴,與新貴歧視民工,難道不是出於同一種心態,五十步笑一百步嗎?在我看來,老貴只不過是新貴的豪華版,而新貴也只是赤腳民工的升級版罷了。

如果再扯遠一點,沒准在歐洲洋貴眼裡,你這新貴、老貴也都是不值一提的土鱉而已。如此折騰了半天,大家都是以身體力行,印證了那句“人是分三六九等、高低貴賤”的名言而已。萬變不離其宗,結論都是一個:“顯擺無罪,歧視有理”。

▲他們被歧視過嗎?

這個社會充滿了歧視。在國外,老移民歧視新移民,港台移民歧視內地移民,名校畢業歧視雜牌學校畢業。在學校,高年級歧視低年級,優等生歧視差生。在社會,大貴歧視小貴,老貴歧視新貴,大富歧視小富,小富歧視貧窮,貧窮歧視更貧窮;金領歧視白領,白領歧視粉領,粉領歧視藍領,藍領歧視無領的;城市人歧視鄉下人,這個省的人歧視那個省的人。同時也可以反方向歧視,窮人歧視富人,職員歧視老闆,如此類推。真是嗚呼哀哉。

既然如此,人們為什麼能接受老貴歧視新貴,而不能接受新貴歧視民工這兩種本質一樣的行為呢?問題在於,網上往往是泛道德主義無限膨脹之地。大部分人一開始就自稱站在民工一邊,且不論在現實中是否如此,但他先搶占了道德製高點。充滿道德優越感的人便有機會聯合起來,共同歧視在道德上處於劣勢的新貴了。這種把戲,在中國傳統的政治文化中,可謂司空見慣。

儘管我對老貴、新貴抱著相同的厭惡之情(這也是一種歧視),但也得承認,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人的存在,對社會的進步也未必是完全無益的。如果有一天,那個赤腳民工出於模仿或顯擺心理,真的穿上一雙皮鞋上街時,你能肯定地指出,這是他的進步,還是他的墮落嗎?尤其是當他也開始嘲笑其他還沒穿鞋的老鄉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