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還得看膚色 維州這項老掉牙規定遭起訴

金州資訊報導,維吉尼亞州保留著一項法規,所有申請結婚許可的新人都須上報自己的族裔,可申報的200多個選項中,包含許多看似過時的族裔標籤,如Quadroon(四分之一非裔),Moor(摩爾人),White Aericans(歐裔美國人)等等。維州政府因此遭到多對新人起訴。

根據上週在維吉尼亞東區法院提起的訴訟,那些尋求在該州登記結婚的人必須上報自己的族裔。由代表七名原告的律師事務所獲得的“族裔代碼”清單中包含200多個類別,包含了許多現在早已停用的族裔標籤。

訴訟稱,這些標籤是“不科學,極具爭議性,誤導性,無用且存在問題的類別,反映出歷史上維州對非白人的壓制”。

其中一名原告,27歲的Brandyn Churchill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稱,他和未婚妻上週在羅克布里奇郡申請結婚許可時,驚訝地發現這份冗長的清單。儘管他們的婚禮還有不到兩個月,但他們並未獲得結婚證。

在線預申請表格的下拉框中則包含八個標準族裔分類。

根據訴訟,維州是結婚證上要求填寫族裔的八個州之一。原告指責該州不必要地回到從前,對其公民進行分類。根據訴訟,族裔數據並未發送到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維州衛生部也未對從婚姻記錄中收集的種族數據進行研究。

美國最高法院於1967年對里程碑式的拉芙訴維州案(Loving v.Virginia)裁定,廢除所有禁止白人和非白人之間通婚的州法律,其中包括維州。

新訴訟的法庭文件寫道:“在最高法院廢除白人和非白人通婚法律的52年後,維吉尼亞州根據以用意不良的法定計劃為基礎而設定的反复無常的類別,繼續要求原告標記自己的種族,作為行使結婚權的先決條件,他們違背意願被迫宣誓,若錯誤陳述將有被重罪起訴的風險。“

訴訟稱,所有原告都是在阿靈頓或羅克布里奇郡提交了結婚許可,但不願以標記自己的族裔作為獲得結婚證的條件,因此不願在這些地區結婚。

法庭文件稱:“結果,為了能夠結婚,原告像61年前的情侶那樣,必須默許他們的私生活被不合理,冒犯和違憲的方式入侵,或者,他們想在維州結婚而不得,尋求去其他地方結婚,因為大多數州都不需要在結婚證申請上標記種族“。

原告要求法院頒發臨時禁止令或初步禁令,禁止維州在新人未標記自己種族的情況下拒絕結婚證申請。訴訟還要求得到“合理的賠償”,例如律師費等。

此外,該訴訟還要求聯邦法院判定該行為違憲並終止該法律。

本案原告包括阿靈頓和羅克布里奇郡的維州登記處(The Virginia State Registrar)和巡迴法院。

阿靈頓郡巡迴法院職員保羅·弗格森表示,他“當然明白為什麼這個問題可能讓某人感到不舒服”,若該問題是空白,他也願意批准結婚申請。弗格森說,州官員仍然對該申請是否被接受有最終決定權。

維州總檢察長Mark Herring發言人告訴美聯社,“州法要求在婚姻許可證申請中收集這些數據的原因並不是很明確”,他們將“密切仔細地審查訴訟,以確定如何最好地進行“。

另訊: 被列為“國內恐怖組織”NRA狀態舊金山市

金州資訊據ABC新聞報導全國槍支協會NRA週一起訴舊金山市,因為該市最近聲稱該槍支遊說團體是一個“國內恐怖組織”。

該訴訟在加州北區聯邦地方法院提起,NRA指控舊金山市政官員出於政治原因侵犯槍支遊說團的言論自由權,並表示該市正試圖將與NRA會有關聯的任何人列入黑名單.NRA要求法院介入“來指導民選官員,言論自由意味著你不能沉默或懲罰那些與你不同意的人。”

上週,舊金山市監事會通過了一項決議,稱NRA是一個“國內恐怖主義組織”,稱後者在傳播試圖欺騙公眾關於槍支暴力的危險的宣傳。

該決議是在最近一系列大規模槍擊案之後,其中包括位於舊金山東南約80英里的加州吉爾羅伊槍案。當時一名槍手持AK式長槍闖入一個活​​動,並在射殺3人死亡,射傷17人後自殺。而自這起發生在7月28日的槍案以來,德州埃爾帕索,俄亥俄州代頓等地已經發生過至少三次大規模槍擊事件。

“這項行動是對全國所有倡導組織的攻擊。”NRA的律師威廉·布魯爾三世說,“在我們的社會中,政府官員不會採取這種行為方式。所幸NRA與所有美國公民一樣,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

最近幾個月,全國步槍協會一直在努力應對其業務所面臨的一系列挑戰,包括紐約州檢察長和華盛頓特區的檢察長的調查,兩地當局正在質疑其業務是否違反了其非營利狀態.NRA內部也出現了領導層鬥爭,其前主席奧利弗·諾斯和頂級說客克里斯·考克斯已經下台。這些事件讓這一強大的槍支權利團體在即將到來的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主導地位受到懷疑。

同時,近期多發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也讓槍支管控的倡導者獲得了尋求限制槍支的動力。國會民主黨領導人週一敦促總統川普推動共和黨人支持擴大背景調查,此外還有議員推動更容易地從表現出心理健康問題的人那裡(至少是暫時性得)收回槍支。

除了舊金山上週的決議,一些美國企業也在近年來削減了與全國步槍協會及其成員的關係。此前,達美航空等公司停止了對NRA會員的折扣。上週,沃爾瑪,CVS,沃爾格林和艾伯森等全國性連鎖零售商都發布新措施,要求客戶在門店內不公開攜帶槍支。

大學招生騙局案宣判 父母行賄金額可能會有影響

金州資訊報導,正當波士頓的一名法官準備宣判涉嫌大學錄取作弊醜聞的父母有罪時,檢察官丶辯護律師和其他人士卻在為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爭論不休:監禁是正確的懲罰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父母在騙局中所付的錢是否應該決定他們在獄中的時間呢?

到目前為止,在被控與該騙局的頭目丶大學招生顧問威廉•“里克”•辛格(William“Rick”Singer)合謀詐騙的近30多名家長中,已有15人認罪。

該組織的前兩名成員原定於本週被判刑,但美國地區法官英迪拉·塔爾瓦尼(英迪拉塔爾瓦尼)暫停了訴訟程序,以解決她在如何計算父母罪責的問題上存在的明顯分歧。

這場糾紛圍繞辛格是否造成了大學和測試公司的任何經濟損失展開。根據聯邦量刑指南,欺詐罪的刑期通常與受害者的經濟損失掛鉤。

如果無法計算損失,則可以使用犯罪者獲得的金額。辛格承認了四項重罪,承認他操縱了客戶的SAT和ACT考試,並錯誤地將他們的孩子說成是從未參與的運動的新成員。

今年3月,檢方宣布對辛格丶辛格的同夥和父母提出指控。自那以來,檢方一直將負責大學入學考試的大學和公司描述為此案的受害者。檢方沒有試圖將損失歸咎於特定的學校或公司,而是要求家長簽署認罪協議,其中包括根據他們在辛格的計劃中支付的金額提出的監禁判決。

加州眾議會推法案力挺大學運動員破NCAA“賺錢”禁錮

金州資訊報導,加州眾議會已通過立法,允許該州大學運動員進行商業活動賺錢。不過,該法案與NCAA對大學運動員相關規定背道而馳,這也可能危及南加大,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斯坦福大學等眾多體育名校的運動員的未來。

據報導,該法案將允許大學運動員僱用經紀人,並從他們自己的姓名權,形象或肖像權中獲得報酬。該法案也將會阻止大學和NCAA對那些從事商業活動的大學運動員下達禁令。

在該法案獲得NBA巨星勒布朗·詹姆斯的支持後,加州眾議會於週一以66比0通過了該法案。值得注意的是,詹姆斯在高中畢業後就參加了NBA的選秀,並未代表任何一支大學球隊征戰過NCAA賽事。

在該法案於加州眾議會討論之際,不少大學都對此表達了反對的聲音,NCAA也警告說,該法案可能意味著加州的大學將沒有資格獲得NCAA各領域賽事的全國冠軍。

加州參議會必須在周五之前對該法案進行最終表決,如果法案最終被送交到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的面前,他將有30天來決定是否將其簽署生效或者對此進行。而一旦該法案成行,那麼加州大學的運動員從2023年1月1日開始,就可以通過出售自己的肖像權等商業活動賺錢。

根據NCAA的規定,目前允許運動員從他們的名字,形象或肖像中賺錢,但僅限於一系列特定條件,包括不能涉及他們參與的大學體育運動等。

據報導,NCAA主席埃莫特(Mark Emmert)已經致信加州議會委員會,要求其推遲審議該法案,直到NCAA完成對大學運動員姓名,形象和肖像權問題的審查。

NCAA審查小組計劃於10月向該加州政府的理事會提交最終報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