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州百科——研究稱白天打盹太多次 會增加心髒病風險 常見抗膽鹼能藥物與癡呆症發生相關*

金州資訊據ABC新聞報導,打盹兒有助於避免心髒病發作和中風嗎?研究人員給出了肯定的答案,然而,英國醫學雜誌上發表的一項新研究表明,在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問題上,如果每週打盹兒太多次,就會變成一個壞主意。

瑞士洛桑大學研究了3000多人的每周小睡情況報告。大多數人從不打盹,有些人說他們每週打盹一到兩次,其他人稱為“經常打盹”,每周有三次或更多次。心髒病發作最少的人群是哪類呢?他們是每週一至兩次的打盹者。排在第二位的是從不打盹的小組。幾乎每天都打盹的人在研究期間心髒病發作和中風最多。

心髒病發作和中風都是由心血管疾病引起的。發病是因為斑塊緩慢積聚在向心臟供血的血管中,最終阻塞血液流動或引起凝塊。

對於打盹兒的研究並不新鮮。其他研究顯示,世界上心臟疾病率最低的希臘人,如果有打盹的習慣就會降低心髒病發作的死亡風險。然而研究只比較了打盹者和非打盹者,從未考慮過每周有幾次小睡。

在新的瑞士研究中,“頻繁的打盹者”主要是年齡較大的男性,受教育程度較低,體重較大,吸煙傾向較大。即使研究考慮到這些生活方式因素,每週一次或兩次午睡的人仍然有較少的心髒病發作或中風風險。

當談到打盹時,“它可能不僅僅是持續時間,而且頻率也很重要。”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Kristine Yaffe和Yue Leng在一篇社論中說道。

作者引用其他研究顯示,超過一小時的小睡實際上可能會增加心血管風險,儘管他們自己的研究並沒有將較長的小睡與心臟疾病的高風險聯繫起來。

但在考慮打盹這一因素之前,心髒病發作最重要的風險來自於吸煙、未經治療的高血壓、糖尿病和肥胖症。

哥倫比亞大學的心髒病專家Jennifer Haythe博士指出了這項研究的一些局限性,他稱研究“是針對瑞士人群進行的,目前尚不清楚這是否是一個普遍的結果。”Haythe博士補充說,儘管她不會僅根據這項研究向患者提供睡眠建議,她確實會告訴患者睡眠質量對心臟健康的作用。

Yaffe和Leng似乎在論文中有類似的觀點,他們補充說“雖然將白天午睡與(心血管疾病)風險聯繫起來的確切生理途徑尚不清楚,(該研究)有助於正在進行的關於小睡健康影響的辯論。 ”

即使在這項小型研究的範圍內,打盹兒也值得考慮,只是不應太頻繁。除了小睡之外,做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選擇,如戒菸和保持健康的體重,應該成為所有人的日常想法,因為心髒病的危險迫在眉睫。

醫生懷疑電子煙可能引發幾十種肺部疾病

金州資訊據Kron4媒體15日報導,至少六個州多達50人患有的呼吸疾病,可能與電子煙或其他電子煙產品有關。

目前還沒有死亡報告,但有幾個患者已經接近死亡。

一些病人把這種病的發作比作心髒病,而另一些人則把它比作流感。症狀包括呼吸短促丶疲勞丶胸痛和嘔吐。醫生說,這些疾病類似於吸入性損傷,是人體對吸入的腐蝕性物質做出的反應。

紐約大學溫斯洛普醫院的兒科肺部專家Melodi Pirzada博士說,她今年夏天已經看到了兩個病例,其中一個是18歲的運動員,差點就死了。

“我們都很困惑,”Pirzada說。她說,唯一的共同因素是他們一直在吸電子煙。

威斯康辛州衛生官員周四表示,他們發現了15例確診病例,另有15例疾病正在接受調查。紐約州官員正在調查10例,伊利諾伊州至少有6例,明尼蘇達州的醫生本週表示,他們還有4例。加州和印第安納州也在調查報告的疾病。

衛生官員只統計了該名患者在三個月內吸過電子煙後出現的肺部疾病。大多數患者是青少年,但也有一些成人病例。沒有單一的蒸汽設備或液體與疾病有關。

26歲的迪倫尼爾森(Dylan Nelson)是威斯康星州的一名男子,他第一次生病時去看了醫生。他患有哮喘,被診斷為肺炎,經過治療後出院。

幾天之內,他幾乎不能呼吸。他去了醫院,被接上了呼吸管。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的兩個哥哥24小時不眠不休地守護著他。有一次,一個哥哥把他母親叫到醫院,說:“媽媽,我想他活不了了。”

不過尼爾森奇蹟般的康復了,並於上月底出院。

但他的母親丶威斯康星州伯靈頓市的金·巴恩斯(Kim Barnes)說,“他的肺和心臟仍有損傷”,醫生們仍不知道他們能治愈多少。

電子煙被認為是比普通$$更安全的替代品,但衛生官員一直擔心孩子們使用電子煙。大多數擔憂都集中在尼古丁上,衛生官員表示,尼古丁對大腦發育有害,電子煙會讓孩子更有可能吸煙。

但專家表示,一些蒸汽產品被發現含有其他潛在有害物質,包括用於蒸汽大麻的香料化學物質和油。

威斯康辛州的官員不知道這些病人吸過的產品的名稱,但是他們補充說,這些產品可能含有幾種物質,包括尼古丁和四氫大麻酚。四氫大麻酚是大麻中主要的活性化學物質。

安妮·格里菲思(Anne Griffiths)醫生是一名肺部專家,她目睹了明尼蘇達州報告的所有四例病例,她說,每個人都吸了不同的產品。

“我真的認為這些疾病的主要原因是被吸入的東西,”明尼蘇達州兒童協會的格里菲斯說。

在眾多問題中,有一個問題是:電子煙已經存在多年,現在有1000多萬美國人在使用電子煙,為什麼案件只在現在浮出水面?

格里菲思說,可能以前人們並不認為吸電子煙與疾病有關。她說,她在醫學雜誌上發現了幾篇類似的病例報告。

尼爾森的母親確信電子煙是罪魁禍首。她說,她兒子的朋友們一直在吸電子煙,即使他們看到了他的遭遇。 “每個人都在吸電子煙,他們都認為這是安全的。”

常見抗膽鹼能藥物與癡呆症發生相關 55歲以上人群尤其明顯

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一些常見藥物可使癡呆症或癡呆樣症狀的風險增加近50%。根據發表於JAMA Internal Medicine的研究,發現55歲及以上服用抗膽鹼能藥物的人患癡呆症的機率增加。由於存在這些風險,有醫學專家說患有癡呆症的患者根本不應服用這些藥物,然而該抗膽鹼能成分廣泛出現在各種藥物中。

抗膽鹼能藥用於治療多種疾病,包括抑鬱症,帕金森病症狀,膀胱控制和失眠。數據估計四分之一的老年人服用抗膽鹼能藥物。一些抗組胺藥如Benadryl也是抗膽鹼能藥,但未在本研究中與癡呆症狀關聯。

“這是一種非常廣泛的藥物,”Tara Narula博士告訴“今早CBS”稱, “許多美國人使用這些藥物,無論是處方藥還是非處方藥,包括抗組胺藥或抗過敏藥,睡眠輔助藥,泌尿系統藥,帕金森藥,COPD藥物等,這個名單還在越來越長。”

Narula警告說這項研究是一項相關性研究,而不是一項因果研究,總共跟踪了英國20多萬服用強效抗膽鹼能藥物三年的人,發現癡呆症風險增加了49%。

對於藥劑師,醫生和患者來說,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並且要記住,老年人特別容易受到影響,因為有更具滲透性的血腦屏障,並且因為他們經常服用多種藥物,這意味著可能存在要物價累積效應。由於存在這些風險,Narula說患有癡呆症的患者根本不應服用這些藥物。

過去的研究表明,當患者不再服用抗膽鹼能藥時症狀消退。

這不是以第一項把癡呆症狀與抗膽鹼能藥聯繫起來的試驗了。 2018年4月,由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科學家領導、與愛爾蘭和美國合作者共同開展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常用作抗抑鬱藥或治療尿失禁的抗膽鹼能藥物與癡呆症的風險增加有關,即便是在診斷認知障礙前20年服過藥。

結果顯示,抗膽鹼能藥物的使用與癡呆症之間有顯著的相關性,但僅針對該藥物類別中的某些類型藥物。該小組表示,這項發現非常重要,因此在可能的情況下需要減少處方抗膽鹼能藥物的使用。鑑於許多藥物具有一定的抗膽鹼能活性,因此一個關鍵的聚焦點應該是開處方上。臨床工作人員、患者及其護理人員應密切合作,降低抗膽鹼能藥物相關的潛在危害。

結果顯示,在過去4-20年內,抗膽鹼能藥物總使用量的增加與癡呆確診事件之間存在著“顯著的關聯性”。然而,劑量-反應聯繫僅見於某些類別的抗膽鹼能藥物,包括抗抑鬱藥阿米替林、度硫平、帕羅西汀,以及泌尿系統藥羥丁酸、托特羅定。